我的美国F1学生签证

终于把签证的问题也解决掉了,但是被check,应该是只给一年签。总结一下准备签证的过程。背景说明:W&M phd 2019 fall,offer,cs1. F1学生签证120天的规定美国大使馆签证处官方的说法是:申请人最好在获得I-20表后尽快申请非移民学生签证,以便尽早安排签证面谈。请注意,学生签证的签发日期不会早于I-20表上注明的入学日期前120天。这个可以在申请签证的网站上常见问题FAQ-学生签证里找到,说明大使馆是允许提前面签的。我预约签证的时间比这个120天早一周。是因为看到其他人的经 more ...

罹生2018.12.6

失眠。所以干脆不睡了。我太渴望成功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所以我反而有点理解父亲得病时那种不甘心的表现,之后很久很久都没有走出的阴影,以及期间对健康的期望对锻炼身体的急迫。这样的心态和人生是我想要的吗?总是看到说走就走的旅行、归返山林的隐者,那这样的生活是我想要的吗?从小被教育要出人头地,考试成绩好,夸奖和物质奖励,考差了,持续不断地批评,体罚印象里倒是不多。从一年级的第一场考试拿了双百获得的两本《小葵花》开始,我享受到了这种反馈激励奖惩措施的好处。或许是因为第一个激励太重要,现在还记得那两期《 more ...

攒二手机器

近日从闲鱼攒了一台二手机器,感觉在闲鱼上捡垃圾还是需要避开一些坑的,记录下这次经历,同时也分享一些看到的坑。显示器是15年本科时候天猫买的三星24寸显示器,内存条是去年价格还没有涨出天价时买的两条威刚DDR3 1600 8G。硬盘拆的旧笔记本上的硬盘,一块ssd是15年给笔记本升级买的120G三星850,键盘是15年买的cherry.其实这些配件如果买二手,也占了大概一半成本。所以我还需要买的是CPU主板显卡机箱电源电 more ...

关于程序员眼睛和颈椎的保护

眼睛近视越来越严重,而且颈椎也貌似要出问题。意识到可能的问题,就需要采取适当的措施。我采取了以下措施:将显示器垫高,垫了三本厚书降低椅子高度,开启显示器护眼模式买了护眼仪买了Boox N96电纸书看论文有意识减少看屏幕的时间,不定期起身活动偶尔看知乎一些关于颈椎,眼睛的知识晚上爬上床尽量不看手机等电子设备购买汤臣倍健的叶黄素等眼睛有关的,以及蛋白粉、维C等。 more ...

罹生-2017丁酉年

岁月如梭。好像不知不觉,就要自己扛起大梁了,几口人的大梁。小时候的年,特别有趣。鞭炮有趣,年三十就有人家开始放,我便着急几个小伙伴,去燃烧的废墟里,寻找未燃尽的烟火气息。偶然点着一个,啪的一声,开心的不得了,好像整个年,都在那几声响里。功名尘土,无论你如何贬低,都需要这些来更好的生活。渴盼他人的认可和期寄,便立志发奋读书,然而大抵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些年能坚持下来,反倒依赖于父亲的责骂和望子成龙的侮辱。中国的社会,大抵如此。儿时给尽你希望,却也给尽你绝望。这样一 more ...

论思想的指导性

习惯的养成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同样,其废除也是。有意识的培养一个习惯需要消耗大量自身的资源,大抵先一时兴起,“幡然悔悟”或者“醍醐灌顶”,决定要养成某个习惯,然后分析搜集信息,制定培养的方案,剩下的,是占据更多消耗量的执行,并在以后执行的过程中,每个不起眼的抉择关口,进行自我劝诫和反思,以及内心斗争。以前我认为,思过多,行过少,会让人变浮躁。但没有明确的“过多”,“过少”的定量标准,完全主观感受,而主观感受,也是通过自身与外部世界的交互反馈做出的反应。指导意义有了,却无法把握量,并非真正有效指导自己行为。善思有益。生活中,更多地基于现有经验,类比新情况,做 more ...

谈辩证

辩证看问题,在大多数时候都是非常高效来决断问题性质的方法。在分析问题的时候,好坏各有,好坏的评判标准以“我”已经形成的观念来衡量,而每个问题好坏,量的多少,也由经验判断得出。给问题分类,好,或坏,“我”有个界限。然而貌似判定分类的状态都是可知的:好0.4 坏0.6好比坏多那么一点点(这两者没有本质的区别)...“事物是运动、变化、发展的”,而我们做决定时,所有因素此时都是确定的(变化趋势也是一种确定的状态),这就导致我们做决定时,因素总是处于当时或者可预测未来的状态,而 more ...

碎碎念6.26

转眼大三就要结束了。又发生了好多事。本来我是根本没有计划要出国的,就想靠着单列保研,读完研究生得了。不过事实再一次证明计划不如变化快。综合了各方面的信息,我决定出国或者香港。本来只是想读研的,然后发现,研究生三年,phd四年。不差这一年,phd。然后就开始忙碌了。简历还不够硬,那就补充科研经历吧。之前就跟鞠老师沟通了好多次,给了很多中肯的建议,那就蹭一蹭鞠老师,嘿嘿。没有 more ...

三月十八胡思乱想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最近几天失眠,翻来覆去很晚才能睡着,早上如果舍友没有课,倒也可以睡到八九点。脑子转得飞快,根本停不下来,现在就好好休息一下吧,随便想点事情。三月十八号开学第三周,大三下课真的太少太少,不过,认为自己前两年半还是积累了一些东西,想做的东西太多太多,以致这三周感觉很充实,每天都能学到新的东西,想出新的东西,迈那么几步。(当然偶尔也会放纵一点,玩)总担心自己只看到眼前,忘记宏观看一看。忠实地表达自己我们总说在适应社会,改变自己比改变环境简单一点,可是总感觉在改变自己的时候,是在 more ...

数学建模还是挺好玩的

以前一直觉得数学建模是一个高大上的东西,可望而不可及,阴差阳错,参加2014高教杯数学建模国赛,才发现,有句话说得很对:Just do it!事情缘于两个月之前,兴隆山的基友WK问我找同学组队参加数学建模,我一开始真的是不想参加的,就帮忙找人,找了一圈,发现很多人都已经组好队了。然后WK说是抱另一位大神的大腿,我想,要不我上,充个数?然后我就和他们一起了。恰好,这个7,8月份,我忙于另外一个急一点的项目,matlab也是很晚才装上。那个项目没想到前前后后竟持续了一个多月。7月份有十多天在我姐那里,8月初才回学校,然后就一直忙于那个项目。9月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