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思考

论思想的指导性

习惯的养成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同样,其废除也是。有意识的培养一个习惯需要消耗大量自身的资源,大抵先一时兴起,“幡然悔悟”或者“醍醐灌顶”,决定要养成某个习惯,然后分析搜集信息,制定培养的方案,剩下的,是占据更多消耗量的执行,并在以后执行的过程中,每个不起眼的抉择关口,进行自我劝诫和反思,以及内心斗争。 以前我认为,思过多,行过少,会让人变浮躁。但没有明确的“过多”,“过少”的定量标准,完全主观感受...

谈辩证

辩证看问题,在大多数时候都是非常高效来决断问题性质的方法。 在分析问题的时候,好坏各有,好坏的评判标准以“我”已经形成的观念来衡量,而每个问题好坏,量的多少,也由经验判断得出。给问题分类,好,或坏,“我”有个界限。然而貌似判定分类的状态都是可知的: 好0.4 坏0.6 好比坏多那么一点点(这两者没有本质的区别) … “事物是运动、变化、发展的”,而我们做决定时,所有因素此时都是确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