罹生2018.12.6

失眠。 所以干脆不睡了。   我太渴望成功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 所以我反而有点理解父亲得病时那种不甘心的表现,之后很久很久都没有走出的阴影,以及期间对健康的期望对锻炼身体的急迫。 这样的心态和人生是我想要的吗? 总是看到说走就走的旅行、归返山林的隐者,那这样的生活是我想要的吗?   从小被教育要出人头地,考试成绩好,夸奖和物质奖励,考差了,持续不断地批评,体罚印象里倒是不多。从一年级的第一场考试拿了双百获得的两本《小葵花》开始,我享受到了这种反馈激励奖惩措施的好处。或许是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