罹生-2017丁酉年

岁月如梭。好像不知不觉,就要自己扛起大梁了,几口人的大梁。小时候的年,特别有趣。鞭炮有趣,年三十就有人家开始放,我便着急几个小伙伴,去燃烧的废墟里,寻找未燃尽的烟火气息。偶然点着一个,啪的一声,开心的不得了,好像整个年,都在那几声响里。功名尘土,无论你如何贬低,都需要这些来更好的生活。渴盼他人的认可和期寄,便立志发奋读书,然而大抵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些年能坚持下来,反倒依赖于父亲的责骂和望子成龙的侮辱。中国的社会,大抵如此。儿时给尽你希望,却也给尽你绝望。这样一 more ...